不知过了多久,丁深被潺潺水流唤醒。www.cuiwan.me他昏沉地揉了揉脑袋,尝试站起,却不慎滑入溪流中。

    丁深这才意识到,自己如今身处溪边,满身伤痕,胸口更是剧痛,恐怕肋骨已断。丁深沉思许久,记忆才逐渐恢复。

    从绳索落下后,他不断下滑,直到突然失去平衡,从高空坠落......

    隐约记得,自己跌入了一丛干瘪的魔法落叶之中。

    随后意识消散。

    糟糕至极!

    胡都古的情况如何?!

    丁深猛然忆起,迅速向山坡攀去。

    直至抵达峭壁边缘,

    他依稀看到旁边平躺着两道身影。

    其中还有一个微小的轮廓。

    察觉到丁深接近,

    那道轮廓拾起一根魔法木棍,掷向丁深的方向。

    “老胡?”

    丁深压低帽檐,低声呼唤。

    “嗯?”

    “丁叔?”

    额日乐闻声,竟是丁深,连忙挥手示意。丁深借着微弱的月光魔力,来到额日乐身旁。

    “你怎么会在这?”

    “伤得严重吗?”

    丁深忧虑地打量着额日乐。

    “父亲坠落时,替我挡住了

    额日乐说着,拭去眼角的泪滴。

    丁深急忙检查旁边的胡都古。

    重伤昏迷,幸存一息。

    正欲将其抱起,

    却惊觉胡都古身下居然还有一个人!

    丁深大吃一惊,细看之下,竟是奇翼军的领袖。

    他的脖颈上插着一支符文尖刀。

    原来胡都古等人,正是跌在了这位领袖身上,加上下方积累了不知多少岁月的魔法落叶堆,才得以保全生命。

    “快走!”

    “我们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设法找出一条出路!”

    丁深拔出符文尖刀,忍受胸腔的剧痛,起身背起胡都古,与额日乐步履蹒跚地来到月光溪畔,朝山脚前行。

    ……

    此刻。

    二龙山周边已被开辟出一大片隔离区。

    某些路段甚至用巨石封堵。

    黄辰之得知此事后,鉴于孙铭等人手短缺,从县府动员了一批青壮男子一同参与救援。

    终于清空了隔离带。

    “大人!”

    “现在该如何行动?!”

    “是否立刻施放‘星火咒’?”

    一位百夫长向孙铭请示。

    “施放!”

    “不必等到天亮,片刻也耽搁不得!”

    “所有人听令,立刻施放‘星火咒’!”

    “施术后,立即前往狼谷山口集合!”

    孙铭下达命令。

    手下立刻忙碌起来。

    他们早已遵照丁深的指示,在这片森林中埋伏了大量火油魔法。

    此刻,

    只需一点火星,就能引发炽热的火焰。

    为了尽快形成包围圈,

    孙铭将手下分散到二龙山方圆十里内的各个角落。

    他们手持浸满火油的魔法箭矢。

    如此众多的火矢齐射,

    短时间内就能全面点燃。

    加之正值春季,山林极易引燃。

    瞬间,火势熊熊燃烧起来,沿山路蔓延。

    ……

    此刻的丁深一行尚不知外圈已施放火咒。

    仍在黑暗的林间摸索。

    然而没走多久,

    他们听见前方传来了交谈声。

    丁深将胡都古安置在隐蔽之处,吩咐额日乐看护,自己则悄无声息地向着前方的神秘之地迈进。

    只见溪流的尽头,一个不大不小的魔法瀑布映入眼帘。

    瀑布之外,几位身披铠甲、手持弯刀与魔法长弓的人围坐交谈,他们是守卫边界的精灵卫队。

    丁深伏低身形,借着潺潺水声的掩护,悄然接近他们。

    “依我之见,不如施放烈焰法术将洞口焚毁,省得在此久候。”

    “免得继续浪费时间。”

    “徒劳无功,洞口前还有瀑布屏障,况且你若施法,难道未见身旁倒下的几个同伴?”

    “该死!”

    “刚才毫无察觉便遭袭击,但他们确实在这洞穴内,我们耐心等待,一旦有异动,立刻以魔法箭矢射杀他们。”

    “等到黎明时分,我看他们能逃向何处!”

    “……”

    片刻之前。

    何老带领着沈小西一行躲避至山洞,却仍未能摆脱追踪。

    小西不慎扭伤了脚,无法快速行动。

    何老虽杀了几名追兵,但依旧被逼入山洞深处。

    几名企图闯入的敌人被何老在洞口一一击退。

    此刻,四周笼罩在魔法暗夜之中,他们不敢贸然进入,只得在外守候。

    丁深猜测沈小西藏身于瀑布后的秘洞,且下山之路必经此地。

    唯有清除这些障碍。

    丁深耐心等待,确认周围并无其他潜伏者,只有眼前的四位敌人,两持弯刀,两握魔法长弓,视线全集中在瀑布方向。

    丁深悄然绕至他们身后,取出藏匿的魔法匕首。

    此时,他们的注意力全在前方,若是突袭,必能成功。

    丁深咬紧牙关,猛然冲出。

    四人瞬间听到身后动静,纷纷回转,只见一道黑影朝他们奔袭而来。

    匆忙应战。

    但丁深的速度迅疾如电,瞬间来到他们身旁。

    一匕割破其中一人的咽喉,随后将匕首刺入另一个人的心脏。

    两名敌人倒地不起。

    丁深正欲拾刀,扑向剩余的弓箭手,不料胸腔骤然剧痛,身体颤抖,动作停滞。

    弓箭手并未停手,拉弓搭箭,瞄准丁深即将发射。

    不料,何老听到动静现身,箭矢脱手,擦过丁深的裤腿,深深地插入地面。

    剩下一人,察觉大事不妙,欲逃跑。

    丁深随手抓起一块石头掷去,砸中那人的小腿。

    何老也抱起大石紧跟其后。

    顷刻间,骨折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见鬼!”

    “你怎么——”

    “糟了!”

    “你这小子怎么会在这里?!”

    何老正欲呵斥丁深,却惊讶地看到额日乐从一旁走出。

    何老顿时瞠目结舌。

    “先别说这些,胡老重伤,先出去再说!”

    丁深带着一丝无奈,牵着年迈的霍格,将胡图古从神秘的洞穴中搀扶而出。

    “如今离开已非易事。”

    “外界之人已布下天罗地网,小西又不慎扭伤了脚,难以穿越!”

    霍格忧虑地低语道。自那天山岭异变以来,奇逸军全体进入高度警戒状态。

    想要脱身,绝非轻而易举之事。

    “什么?!”

    “小西?!”

    “小西!”

    丁深闻言,才惊觉沈小西也在洞内,顿时疾步冲入。

    沈小西听到丁深的声音,踉跄着跑出洞穴。

    “夫君——”

    两人正要相拥,丁深却感觉到沈小西怀里有只小手奋力推着他。

    这才发现,李小狗死死抱住沈小西,不愿松手。

    这段时间,李小狗已被恐惧紧紧缠绕,始终依偎在沈小西身旁。

    “天哪!”

    “你们瞧!”

    正当丁深满心欢喜时,却听见霍格如见鬼般的惊呼声。

    顺着霍格手指的方向望去,遥远处的天际竟染成了一片炽烈的赤红!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