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声渐渐从巷头来到巷尾,就连那摊主老伯看看清楚了情况,面色也不禁为之大变。www.yixia.me

    老伯竟是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停下手上的动作,小跑到陆毅身边轻声开口。

    “客人,要不您先走吧,这顿饭食就当老头子我欠您的。要是您还记得,明天再来这里也行。”

    “但是现在,情况您也看到了,若是咱们再不走,那边就要打过来了。”

    老伯神情紧张,眉宇间是掩盖不住的焦急。

    然而对于听完老伯话的陆毅来说,他却并没有作何表示,尽管老伯一再催促,他也只是看了一眼那越来越近的动静。

    眼看陆毅没有丝毫动身的意思,那老伯也是急得满头大汗。

    要说他不走,那他自己估计也没有好下场,可眼前这个公子或许有办法解决这种事情。

    但若是他走了,面前的人又是个不好说话的主的话,他自己以后也估计没有机会再来这里开摊子了,自家的生计也就断了。

    老伯虽然是个普通人,但很清楚现实的残酷。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好人,但是他绝对不会天真的以为好人就在自己面前。

    但现实总是那么凑巧,他面前的陆毅,还真是个好人。

    待得又咽下一口米粥,陆毅看着面前神色焦急的老伯,这才缓缓开口宽慰道。

    “没事的老伯,你就好好在摊子上继续做你的,光凭那几个家伙,还没资格让我放弃到嘴边的餐食。”

    陆毅说完,也不管那老伯做何感想,继续开始了自己的进食。

    但这种满不在乎的样子落到老伯眼里,却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老伯现在大致也能确定,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不一般,但他心理上还是有些许的不相信。

    可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老伯在原地坐了好一会儿的思想斗争,最终决定赌一把,相信面前的年轻人。

    陆毅虽然还在吃,但余光瞥到老伯走开之后,他神色也不禁松了松。

    旋即下一瞬,陆毅便是双眼微眯,一层无形的防护便将整个摊子给笼罩了进去。

    安静的摊子和外面巷子里的鸡飞狗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至少目前,却还没有人注意到。

    视线转到那边的打斗,在这巷子里看起来声势较大,但也不过是三个打一个的情况。

    或许是他们知道这四个人来历不凡,所以遇到这种事情也只能躲避。

    一共就4个人,从身上的袍子来看,他们也绝非平凡人家。

    虽然不说绝对的奢华,但上好的皮料也不是寻常人家能够用上的。

    四个人与陆毅年纪相仿,被打那个人的年纪看起来甚至比陆毅还要小上些许。

    尽管被对面三个人压制,但那家伙却始终不肯认输。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挨打,但偶尔竟然也能反击几下。

    陆毅将大致情况看在眼里,却并没有急于动手,毕竟无论如何还是要先将事情搞清楚。盲目出手总是会招来祸事的。

    “林潇,你们林家如此弱小,也妄想与我宣家争夺空间通道的控制权。”

    “今天打你,是希望你能好好长个记性,回去告诉你家那老不死的林池,不要对不属于你们家的东西有非分之想。”

    “若是再不识相,那下次可就不是打你一顿这么简单了。”

    喧嚣声渐渐停歇下来,这几句话也是一字不差的落到了陆毅耳中,随之而来的还有几声闷响。

    “林池…好像在哪听过…”

    陆毅喃喃自语,眉毛也跟着皱了起来,似乎是想从记忆中找出这个名字的来由。

    远处的喧嚣声渐渐停歇,想来是那叫林潇的终于放弃了反抗,只能无助的被围殴。

    事情到这里,陆毅本来以为就该结束了。毕竟架也打完了,狠话也放了,怎么着也该结束了。

    但事情总是没那么如愿,陆毅刚咽下一口包子,那边的喧嚣声又继续了起来。

    “不许、你们、侮辱林家!!!”

    声嘶力竭的怒吼,快速传入陆毅耳中,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闷响声。

    现在看来,是那叫林潇的家伙又在不自量力的反抗了。

    陆毅虽然只是青鬼将级,算不上绝顶的强者。但那四个家伙的实力却是更低,那三人中最强的也只有红鬼兵级,其余两人一个青鬼兵级,一个绿鬼兵级。

    至于那被打的叫林潇的家伙,也才只有青鬼兵级。

    实力比不上对方,人数上也占劣势。陆毅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何这小家伙能有这样悍不畏死的心思。

    换作是陆毅,就绝对不会盲目的逞一时之快,毕竟若是死了,可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陆毅一边想着,一边缓缓站起身。尽管桌边米粥和包子还没吃完,但目前却已经有了更要紧的事情。

    他想起来那个林池是谁了。所以也有了必须要出手的理由。

    原本还在案板边忙活的老伯看见陆毅站了起来,还以为他要反悔。但下一刻,陆毅的身影就缓缓消失在了他眼前。

    正当他东张西望之时,那不远处的打斗也被迅速终结了。

    陆毅连手都没伸,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便将三个宣家人给踩在了脚下。

    上一秒还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三人,转瞬间就成为了陆毅脚下的三个“死狗”。

    “一下就昏了,真没意思。”

    陆毅轻声开口,但目光已经转到了那个叫林潇的小家伙身上。

    近距离看到这家伙身上的伤势,陆毅眼皮也不禁跳了跳。随后也不多说,只是挥了挥手,便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还不等他反应,一个小小的玉瓶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看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林潇的脑子似乎还没转过来,毕竟上一刻他还在挨打,下一刻就被人出手救了下来。

    手上还多了个玉瓶,想来是伤药之类的东西。

    陆毅也是言简意赅,直接开口教训林潇。

    “没实力就不要逞强,然后有实力了再来报仇也不迟,下次可不要这么莽撞了。”

    “玉瓶里的是几颗疗伤药,凑合着吃吧,应该能帮你恢复些伤势。”

    说是教训,但陆毅声音平和,没有多大的情绪。

    这样的情况落到林潇眼中,就更是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看着林潇那呆滞的模样,陆毅也觉得有些好笑,看样子明显是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好了好了,不要想了,只要知道现在你安全了就行,有我在没人能动你。”

    陆毅脸上的笑几乎绷不住,但他还是在努力克制。

    脚下的三条“死狗”此时又有了些许动静,但陆毅只是脚上用力,便有宛如杀猪一般的惨叫发出来。

    直到这声惨叫入耳,那林潇才终于回过神来,满脸激动地看着陆毅。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听着那所谓的前辈,陆毅倒是不置可否,虽然他也没比眼前之人大上几岁。

    “好了好了,你快把伤药吃了吧,你是真不疼还是假疼啊,我看着都疼。”

    陆毅笑着打趣,这才让林潇将玉瓶里的伤药给吃了下去。

    伤药入腹,便有阵阵暖流传来。林潇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身上那些伤口明显不怎么疼了。

    但随后他一抬头,就看见眼前刚才还笑着的陆毅双眼微眯,盯着自己后面。

    脸上的神色也收敛不少。

    林潇愣愣的转过头,便看见了那不远处站着两个中年人,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强得惊人。

    感受着那死死锁定着自己的目光,林潇甚至来不及多想,一转头就想让陆毅快走。

    眼前这人虽然比自己年龄大不了多少,但肯定是要比自己强的,可他全身也没有气息外泄,所以林潇理所当然的认为陆毅打不过那两个中年人。

    殊不知陆毅也只是在思考,两个绿鬼将级,为什么敢这样毫无收敛?或许是真觉得自己打不过他们?

    专心思考的陆毅根本就没看到林潇那焦急的表情。

    但随后感知里一闪而过的气息,却让陆毅有些惊喜的回过神。

    “又有好戏看了。”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