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春丫停好自行车,把女儿从秦相佑怀里抱下来交给秦清瑞:“清瑞,时间快到了,赶紧带妹妹进去学校吧!”

    “知道了,程阿姨,我和妹妹进去了。www.liutushu.com”话说完,秦清瑞就牵着程韵韵的手往学校走进去。

    看着两个孩子走进学校,秦相佑才着急看着程春丫问道:“你倒是赶紧说啊!春毅带回来的对象到底是怎么回事,韵韵说那个女人很坏,那个女人到底做了什么,她该不会欺负了我们韵韵了吧!”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程春丫不耐烦看着秦相佑,“我程春丫是那种能让女儿在我眼皮子底下被人给欺负吗?还有啊!别忘了咱们早就已经没关系了,所以我家的事你少打听。”

    话一落下,程春丫立马就骑上自行车走了,才懒得跟秦相佑多说什么呢?

    “春丫,你等等我。”秦相佑也赶紧骑上自行车追了上去,只不过他注定只能吃了一鼻子灰,因为程春丫根本就不鸟他。

    没从程春丫这里得到想知道的,秦相佑下午上班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再加上下午去接儿子放学,程春丫根本不给他跟女儿说话的机会,这就让秦相佑越发焦急了。

    虽然和春丫已经离婚了,但春毅在秦相佑眼里还是他的小舅子。

    更何况再说了,春毅还是他看着长大的,因此秦相佑能不关心春毅的事吗?

    就这样,秦相佑带着儿子回到父母这边。

    几年的时间,秦父秦母到底是原谅了儿子,毕竟这天底下的父母,有几个能真正做到跟亲儿子断绝关系呢?

    至于秦清瑞……

    刚开始的时候,秦父和秦母确实因为张慧琳的原因,很是膈应清瑞这个孩子。

    可是清瑞这个孩子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孩子,慢慢的,秦父和秦母也就把他当成亲孙子一样疼爱。

    “爸,妈,我真是要急死了,你们明天找个时间去程家一趟,问问我岳父岳母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相佑把事情说了一遍后说道:

    “没脸没皮的东西,你都已经和春丫离婚几年了,怎么还总是对老程夫妻俩喊岳父岳母。”秦父没好脸色说道。

    “行了,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没听儿子说了,春毅把带回来的对象给赶走了吗,”秦母说道,“听说那个女孩的父亲可是部队的领导,也不知道那个女孩做了什么,才让春毅把人给送走。”

    秦相佑听母亲这么一说越发的担心了:“妈,这你怎么从来没有说过,我要不是今天韵韵提起,不然我都还不知道春毅在部队谈了对象。”

    “这下可如何是好啊!那个女孩的父亲是部队的领导,春毅这样做,那不是彻底把领导给得罪了吗?”

    “这倒也是,”秦母也担心了起来,“不行,不行,我们现在就去程家一趟,不赶紧弄清楚怎么回事,我和你爸今晚就别想睡觉。”

    “清瑞啊!”秦母看着在另外一边写作业的便宜孙子说道,“爷爷和奶奶出去一趟,你乖乖的写作业,写完作业让你爸给你拿糖吃,你爷爷昨天买了一包大奶糖回来,就是要留着给你和韵韵吃的。”

    “知道了,奶奶,”秦清瑞乖巧说道,“你们出门可要小心点,骑车不要骑太快了。”

    “放心吧!爷爷奶奶都这把年纪的人了,出门还需要你孩子担心吗?”这是秦父的声音,而随着他的话落下,他和秦母就出门去了。

    看着秦父和秦母出门后,秦清瑞来到秦相佑面前:“爸爸,你有没有想过跟我妈妈离婚,然后跟程阿姨复婚,我看得出爸爸心里爱的人是程阿姨,对我妈妈并没有那种感情。”

    “更何况再说了,你和我妈妈说是夫妻,但其实根本就不像是夫妻,我知道爸爸当初是为了帮我们母子俩,这才离婚娶了我妈妈,可是我也不想看着爸爸不幸福,所以爸爸,你和我妈妈离婚吧!我相信我妈妈肯定也愿意跟你离婚的。”

    “爸爸这么好的人,不应该为了我们母子俩耽误了自己的幸福,明明爸爸可以很幸福的,我想让爸爸幸福,不想爸爸总是闷闷不乐。”

    没有人能比秦清瑞更清楚,继父和母亲之间的关系了,毕竟继父和母亲从来就没有在一张床上睡过。

    秦清瑞已经十岁了,自然也就看得明白,为什么继父当年会离婚娶母亲,根本就不是因为爱,说到底只是出自于对他们母子俩的怜悯而已,毕竟那时候的妈妈精神状态真的很糟糕。

    可是现在妈妈的精神状态已经好了啊!自从妈妈去读大学后,精神状态一年比一年好。

    也是因为如此,秦清瑞才劝继父离婚,去把程阿姨追回来,他真的非常希望爸爸能幸福。

    “清瑞,你能这样说,爸爸很高兴,”秦相佑摸了摸秦清瑞的头微笑说道,“不过这是大人的事,不是你一个小孩子该操心的,赶紧去写作业吧!写完作业,爸爸给你拿糖吃。”

    “哦!”秦清瑞自然乖乖的去写作业,不过他是不会放弃的,总有一天他一定会说服爸爸勇敢的去追寻幸福。

    当然,等妈妈回来,他也要好好跟妈妈谈谈,以妈妈现在的精神状态,秦清瑞有信心说服妈妈同意离婚。

    秦相佑对于秦清瑞的提议难道就不心动。

    这当然不可能,他别提有多心动了,他做梦都想着能和春丫复婚。

    最主要的是,慧琳的精神状态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再等等,等慧琳的精神状态再稳定一些,那他就跟慧琳提出离婚。

    秦父和秦母急匆匆赶到程家后,当了解的事情的经过,秦母就率先气愤说道:“怎么就有那样的女孩,家世好怎么啦?家世好难道就能看不起人吗?”

    “更何况再说了,她在和春毅谈对象之前,就已经了解了春毅的家庭背景,她要是实在瞧不起春毅的家庭背景,那就别同意跟春毅处对象啊!”

    “一边和春毅处对象,一边还瞧不起人,她这不是逗着人玩吗?春毅把她送回去是对的,不然要真娶了那样的女人,那以后春毅岂不是连孝顺父母都要看她的脸色。”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