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别说了,我现在头都快要疼死了,”程母揉揉太阳穴说道,“你也知道那个女人的父亲是部队的领导,谁知道那个女人回去后,会怎么在她父亲面前编排春毅。www.yileiwx.com”

    虽然儿子说了,那个女人的父亲不是那种人,但程母可是一点也没被安慰到。

    “唉!现在担心这些也没用,”秦父开口说道,“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咱们也只能往好的方向去想。”

    “现在也只能这样想了,不然还能怎么办,”程父叹息道,“更何况再说了,那样的女人我们家实在消受不起,春毅要是为了前程把气给忍下来,那我们夫妻俩才要吐血。”

    “是这个理,”秦母点点头非常认同道,“春毅要是为了前程让父母跟着受窝囊气,那就算他将来再出息也没用,毕竟没有一颗孝心,再出息又如何。”

    “对了,春毅呢?还有春丫和韵韵怎么也没看到人。”

    “吃了晚饭,姐弟俩就带着韵韵出去玩了,”程母回答秦母的话,“对了,张慧琳也快毕业了吧!那她毕业后工作准备分配在哪,这秦相佑有没有跟你说过。”

    “我们没有问,那个臭小子怎么可能跟我们说,”一说起张慧琳来,秦母脸上的表情就不好看起来,“虽然我们夫妻俩接受了清瑞那个孩子,但并不代表着,我们就能原谅张慧琳,所以我们才不乐意去问张慧琳的事,管她毕业以后工作分配在哪里,这关我们什么事。”

    “清瑞那孩子确实是个好的,”程父说道,“韵韵非常喜欢他那个哥哥,就是可惜啊!摊上张慧琳那样一个妈。”

    “张慧琳是张慧琳,孩子是孩子,你把清瑞和张慧琳混为一谈干嘛?”程母白了丈夫一眼后,就看着秦父和秦母说道,“我是这样想的,这要是张慧琳把工作分配在她读大学的海城,那相佑和清瑞岂不是也要跟着去海城。”

    “虽然相佑那个混蛋不是个东西,但咱们也不能昧着良心说他秦相佑不是个好父亲,至少他对韵韵确实是没得说的,这要是张慧琳真把工作分配在海城,那秦相佑能不带着清瑞跟去海城吗?”

    “他们父子俩要是跟去海城,那韵韵还不得难受死,总之我觉得你们夫妻俩还是趁早打听清楚,免得事到临头,连个应对的计划都没有。”

    秦父和秦母听程母这么一说,顿时就坐不住了,两个人急忙就要回家去。

    当秦父和秦母急匆匆赶回家时,没等儿子开口询问,就连忙拉着儿子去他们的房间说话。

    秦母:“我跟你说啊!这要是张慧琳把工作分配回来也就算了,可她要是打算把工作分配在海城,你可一定要劝住她。”

    “当然,你要是劝不住她也没关系,不过你不准也跟着她一块去海城,咱们这边离海城那么远,你要也真跟去海城,那韵韵怎么办?你要是不想韵韵心里逐渐没你这个亲爸,那你就继续犯糊涂吧!”

    “妈,你就放心吧!儿子没那么糊涂,韵韵可是我的命,我怎么可能会错过自己女儿成长的过程,”秦相佑说道,“更何况再说了,我已经打算和慧琳离婚。”

    “我看你是疯了,”秦父立即就暴怒起来,“你当离婚是儿戏吗?这以前为了张慧琳要和春丫离婚,怎么着,你现在又要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和张慧琳离婚。”

    “我告诉你秦相佑,你要是敢再离婚,那我们就真当没你这个儿子。”

    “你爸说的没错,”秦母也是一脸的怒气,“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又跟哪个女人好上了,你难道就不能把你那色心给好好收一收吗?我告诉你秦相佑,之前因为你离婚的事,已经让咱们家被别人给看足了笑话,你要是敢再离婚,让我们家再次被人看笑话,那你干脆就等着给我和你爸收尸吧!”

    “爸,妈,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秦相佑很是无奈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怕跟你们实话实说,其实我和张慧琳结婚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没有夫妻之实。”

    “什么。”秦父和秦母别提有多震惊了。

    “唉!”秦相佑叹了口气,“我当年之所以离婚娶慧琳,主要是当时慧琳的精神状况出现问题,这你们也是清楚的,而现在慧琳的精神状况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再加上我们从来没有做过真正的夫妻,所以我才又有离婚的想法。”

    秦父和秦母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毕竟他们是怎么也没想到,儿子和张慧琳结婚这么多年,竟然只是挂名夫妻而已。

    “那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秦母看着儿子问道,“你该不会想着和张慧琳离婚后,再和春丫复婚吧!不是我要泼你冷水,就你当初干出来的混账事,你觉得春丫会跟你复婚吗?”

    “总要试试,”秦相佑说道,“妈,你是不知道,我们医院人事部的张主任总是要给春丫介绍对象,总之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不然说不定哪天春丫就真嫁给别人了。”

    “一想到春丫会嫁给别人,韵韵要有个继父,我光想想就要发疯了,再加上慧琳精神状况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打算等慧琳精神状况再稳定一点,就跟她提出离婚。”

    “可要是张慧琳不同意离婚呢?”秦父皱着眉头说道,“她要是不同意离婚,那你提出离婚的话,岂不是又要刺激到她的神经,到时候让张慧琳的精神又出现状况那可怎么办?”

    “你爸说的没错,”秦母也跟着皱着眉头说道,“你别想一出是一出的,虽然我们讨厌张慧琳,但这眼见着张慧琳的精神状况好了起来,也不想她再受到刺激,导致精神又出现了问题。”

    “应该不会吧!”秦相佑蹙眉道,“慧琳要是真对我有什么深厚的情感,那就不会跟我做挂名夫妻这么多年,虽然和慧琳结婚这么多年来,我是不愿意碰她的,但最主要的是,还是因为慧琳也不愿意让我碰她。”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