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原洪涛激动说道,“我不相信你就真的能忘了我,我们曾经是那么相爱,你怎么可能能忘得了我。”

    “原洪涛,别把相爱两个字加注在我们两个人身上,”程春丫真的是怒了,“不是你自己亲口说过,在见到了穆知青之后,你才知道什么叫做爱一个人的感觉吗?”

    “所以我们相爱过什么啊!我程春丫对你原洪涛来说,充其量也就是个不用花钱的破鞋而已,你想玩就玩,想扔就扔。”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原洪涛紧紧扣住程春丫的肩膀,“春丫,你听我说……”

    “啪啪!”

    程春丫立即给原洪涛两巴掌,还直接一脚把他给踢开。

    然后眼泪就流了下来,一副受辱愤怒的样子:“原洪涛,你是不是准备想把我给害死才甘心?我难道是上辈子欠你的吗?我告诉你,你以后最好不要再来烦我。”

    “不然就别怪我拉着你一起死算了,反正你都不放过我了,那我还有什么豁不出去的。”

    原洪涛倒在地上,楞楞看着程春丫脸上的眼泪。

    那眼泪就像滚烫的开水,一下子烫入到他的心里,把他给心疼得……

    “好,我以后不会再来烦你了,你快别哭了,”原洪涛站起身来,“不过春丫,我还是想告诉你,你在我心里从来就不是什么破鞋,我真的有过想要好好呵护你一辈子的。”

    “这要是没有穆思敏的话……”

    “你别再说了,”程春丫激动说道,“你给我滚,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艾玛呀!真是太考验她的演技了。

    死渣男怎么就这么恶心人呢?

    要不要就给他一点好瞧的吧!

    就像上次整渣男的母亲一样。

    只不过……

    程春丫心里到底是有些顾忌的。

    太频繁使用异能的话,就怕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啊!

    “好好好,我走,我走,你千万别激动。”原洪涛还能怎么着,只能赶紧转身离开。

    到底脸被打了两巴掌,所以原洪涛也没敢在外面多待,只能回到家去。

    免得被人看到他脸上的巴掌印,还不知道别人要怎么想。

    秀花一看儿子脸上的巴掌印,脾气立马就炸了:“是谁,洪涛,是谁把你给打了。”

    “娘,你就不要问了。”原洪涛不耐烦说完,就要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我怎么就不能问了?”秀花拉住儿子的手臂,“我儿子都被人给打了,我这个当母亲的怎么就不能问。”

    “你快告诉我,到底是谁把你给打了?是不是那个不要脸的程春丫。”

    秀花一下子就想到程春丫身上,这让她咬牙切齿起来:“好啊!她那个不要脸的贱女人居然敢打你,看我不马上去找她算账。”

    “娘,你要是想让我和春丫的事闹得全村的人都知道,那你就尽管你闹吧!”原洪涛大声吼道:

    秀花被儿子这么一吼,瞬间就冷静了下来,可这心里的气啊!真快堵死她了。

    “你说说你这个臭小子,你到底想干嘛?”秀花生气往儿子身上打了一下,“你不是已经喜欢上那个穆知青了吗?为什么还要去找程春丫。”

    “而且这主要的是,去找程春丫就算了,可你一个大男人居然还让她给打了,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没用的儿子。”

    “还有,居然你喜欢穆知青,那就赶紧把婚事给订下来,免得你还总是想去找程春丫那个贱女人。”

    “好了,娘,你别再说了好不好,能不能让我静一静。”原洪涛甩开母亲的手,气呼呼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过他到底把母亲的话给听了进去。

    或许和穆思敏把婚事订下来后,他就能不会再总是想着春丫了。

    毕竟他是那么的爱思敏。

    原卓远申请的宅基地很快就批下来了。

    就在程春丫回门的这一天批下来的。

    为了维持人设,回门这天程春丫自然和原卓远一起回到娘家。

    当然,想让程家拿出什么好饭菜招待他们肯定想都别想了。

    但程家也不敢闹什么妖娥子就是了。

    毕竟他们还不敢确定,那个女鬼是不是已经离开了他们家。

    尤草把女儿拉到房间里,迫不及待的问起女儿在婆家这几天过得怎么样,还有原卓远家分家到底是怎回事。

    在农村可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

    原卓远家申请宅基地的事,村里人几乎全部都知道了,自然也就知道原卓远家分家的事。

    程春丫简单把分家的事给说了一遍,还说了她这几天在原家过得很好,反正比在家里过得好多了去就是了。

    “唉!”尤草叹了口气,“我这心里真是替你发愁啊!原卓远一个瘸了腿的男人,再加上两个那么小的孩子,你们要是分家分出去单过的话,家里的重担可就全压在你身上。”

    “不过分家也有分家的好处,至少不用看婆婆的脸色,也不用跟妯娌发生什么龌龊?日子自己想怎么过就怎么过,这做人媳妇的,谁不想分家自己当家做主呢?”

    程春丫:“好了,娘,你就别为我担心什么了,女儿这都已经嫁人了,能过好自己的日子的。”

    “倒是我的几个妹妹,娘得多花点心思担忧才是,我就怕爷爷奶奶他们没把歪主意打到我身上,恐怕会打到夏丫身上,毕竟夏丫可是十五岁了。”

    “你说的对,”尤草顿时忧心忡忡起来,“也没听你奶奶他们推了那家要换亲的亲事,所以他们还真就有可能把主意打在夏丫身上。”

    话说着,尤草紧张兮兮小声说道:“说真的,我现在倒是希望那个女鬼能一直待在家里。”

    “你可不知道,这几天你奶奶没像从前那样扣刻我和你几个妹妹的口粮,这碗里总算能让我和你几个妹妹看到些米粒。”

    “而且最主要的是,要是那个女鬼一直在家里待着,你奶奶他们肯定就不敢打你几个妹妹的主意。”

    “春丫,你给想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跟那个女鬼沟通一下,只要那个女鬼肯一直待在家里,那我以后就偷偷给那个女鬼上香烧纸钱。”

    --

    作者有话说: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