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程春丫打完猪草来到猪圈时,却被告知她的工作被顶替了。

    “春丫,这把你的工作换掉,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你也知道养猪的活比较轻松,这总是让你干养猪的活,村里已经有许多人有意见了。”村长看着程春丫说道:

    他这也是被自己的婆娘磨得没办法了。

    也不知道她那个老太婆发哪门子的邪风,这两天一直闹着要让他把程春丫养猪的活给撸掉。

    “让村长为难了,”程春丫非常歉意说道,“都是因为我,才让村长难做人,我要是早知道的话,说什么也要早早把养猪的活给让出去,哪还需要让村长开这个口。”

    哼!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秀花那老妖婆作的妖。

    不过也没关系就是了,比起养猪,程春丫更喜欢到地里去干活。

    那可是粮食啊!

    经历过末世的人,谁不想能天天跟粮食打交道啊!

    “那行,”村长笑笑说道,“今天你就先再干着,明天我再让别人来替换你。”

    话一说完,村长就转身离开了。

    把猪圈里的活干活,程春丫今天就想去山里走一趟。

    当然,到大山深处肯定是不可能的。

    毕竟时间不够吗?

    “卓远。”程春丫来到山脚下时,自然看到了原卓远。

    “不是才刚打完猪草吗?怎么又过来打了。”原卓远看着跑到他跟前的程春丫说道:

    “不是来打猪草的,”程春丫赶紧说道,“我是打算到山上捡些柴火。”

    “哦!对了,从明天开始我就不养猪了,刚才村长找到我,说明天让别人顶替我的活。”

    “怎么回事,这好端端的怎么把你的工作给顶替掉。”原卓远眉头一皱。

    “说是别人早就对我一直干着轻松养猪的活有意见,因此村长也不好让我再继续干着养猪的话,”程春丫说道,“不过也没关系啦!反正我有的是力气,到地里去干活会比较适合我。”

    “我相信,等我到地里去干活,肯定能天天拿十个工分。”

    “你这瘦胳膊瘦腿的,还想拿十个工分,”原卓远好笑说道,不过随即就又笑不出来了,“到地里去干活可是累得很,也不知道你撑不撑得住。”

    “瞧不起人是不是。”

    程春丫可不服气说道,随之往前面走去,捡起地上那根有手臂粗的木棍,就这样当着原卓远的面轻轻松松掰断。

    她以后可是要每天跟原卓远生活在一起,因此有些事自然得赶紧合理化才行。

    原卓远显然被吓了一跳。

    那么粗的一根木棍,就是个男人也没办法徒手给掰断掉。

    可程春丫居然把那么粗的一根木棍,轻轻松松的就给徒手掰断掉。

    “你…你力气怎么这么大。”原卓远看着程春丫惊叹说道:

    “我从小力气就大,”程春丫手中的木棍往地上一扔,“自从我懂事开始,我就发现我的力气跟别人不同,不过我不敢跟我家里人讲。”

    “你也知道我家里是怎么一个情况,我就怕我这身怪力气要是让家里人知道了,我爷爷奶奶不知道会对我打什么主意。”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反正自从我懂事开始,我就知道爷爷奶奶还有我爹是什么德性,所以我不得不下意识的保护自己,有些事情说什么也不能让我家里人知道。”

    “你这么做是对的,”原卓远说道,“你要是让你家里人知道你有一身的大力气,那你还不得打小就让他们逼着去地里干活,要求你每天都要干满十个工分。”

    “嗯嗯嗯!你说的太对了,”程春丫点点头,“要是让我家里知道我这身力气,他们才不会管我年纪小不小,肯定早早的就逼着我一个孩子到地里去赚工分。”

    “好了,我不跟你多说了,先到山上去了。”

    “别走太远,小心点,多注意着点自己的肚子知道吗?”原卓远冲着程春丫的背影交代道:

    “知道啦!”程春丫回头冲原卓远笑了下。

    …………………

    这年头,山上的外围还真没什么猎物好抓的。

    毕竟面对虎视眈眈的人,小猎物也有直觉好不好。

    不好好在深山苟活着,难道要到山的外围来给人送肉吃吗?

    不过总有些漏网之鱼不是么?

    看着五十米远左右的那只野鸡,程春丫眼睛简直都快要亮瞎了眼。

    慢慢的蹲下身,捡起地上的一颗小石头,然后快准狠向野鸡飞射出去。

    因为天身大力气的原因,前世在十八岁的时候,程春丫有幸碰到个武学世家的师傅。

    按照她师傅的话说,她简直就是练武奇才,百年不遇的好苗子,所以就非得要收她成为关门弟子。

    而也是因为有一身的好武艺,才让她毕业之后演戏之路更加好走。

    同时也应一身好功夫,才让她在末世初期变得闪闪发光,成为众多男人心目中耀眼的女神啊!

    咳咳!这当然是夸张的说法。

    其实就是跟女人想做别人小三一样,那些看上她的男人,不过也是看上她的能力而已。

    不过也没关系就是了,反正她又不跟人走心,大家要各有所需,很公平的交易不是么?

    这年头可是什么都是公家的。

    不过像山上这种小猎物,这倒没有非得让人上交。

    但是最好还是别让人看到就是了,毕竟这世上总有一些见不得别人好的人。

    把死掉的野鸡藏在柴火堆中,再用树藤把捡到的柴火紧紧一绑,这就不用担心让别人给看到柴火堆里的野山鸡。

    稳稳的把重达一百多斤的柴火背到背上,程春丫就准备下山去了。

    毕竟这都已经快到中午做饭的时间,她得赶紧回去做饭才行。

    幸福的做饭时间到了,怎能不积极呢?

    “怎么捡这么多柴火?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看程春丫背着一大捆柴火下山,原卓远又被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来,我帮你背一些。”

    “不用,就这点重量,我来说根本就不是事,”程春丫摆摆手说道,“我就先回去了,你也别太晚回家吃午饭。”

    话一落下,程春丫就背着柴火走了。

    而这就让原卓远很无奈了。

    他决定晚上一定要跟程春丫好好说说,让她别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

    要知道她现在肚子里可是怀着孩子呢?

    --

    作者有话说: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