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实在消化不了,散逸到飞空阁,便让周恨进来修炼。

    坏消息是胖花聚顶怎么也瘦不下来,化虚为实会比较慢,好消息是,胖有胖的好处。

    这也是李清闲不去镇北军的原因,自己现在连根基都不牢,怎么能随便乱动?

    那是对皇上不负责任,对镇北军不负责任,对自己也不负责任。

    镇北军。

    监察使府。

    解安怀一身四品武将官服,身体强健,双目有神,器宇不凡。

    只不过,他的眼睛深处,偶尔闪过一抹无奈。

    临行前,伯父解林甫细细交代清楚,如何如何在镇北军立足,如何如何与监军察富里合作,如何如何交好元帅陈鹰扬,如何如何削弱守河军,尤其重点教了如何逼李清闲出手。

    解安怀轻叹一声,学了一身屠龙术,可龙呢?

    李清闲压根就不来。

    管你什么镇北军、兵部、五军都督府、还是内阁次辅亲书命令,一概不理。

    兵部亲自找赵首辅下令,赵首辅视若无睹。

    解安怀甚至怀疑,李清闲背后是不是有高手出谋划策,这招釜底抽薪玩的太好了。

    想了很久,解安怀不得不传讯给号称最懂李清闲的路寒。

    “路老弟,老哥我实在是没办法了,你能不能给出个招?”

    解安怀临行前,在京城与路寒连喝三天酒,因为共同目标一致,两人又都想结交对方身后的人,因此很快称兄道弟,关系越发融洽。

    “李清闲还躲在天势山?”

    “是啊,我天天派人去天势宗传令,可天势宗就是闭门不接,还让我怎么样?你是全天下唯一能与李清闲过招而不败的人,帮我出个主意。”

    解安怀还真暗中调查过李清闲与路寒,结果发现,李清闲树敌众多,从夜卫的小官开始,到后来启远城的帮派,甚至到大派魔门,那些敌人没一个好下场,甚至连天命宗都吃过李清闲的亏。

    偏偏路寒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品级跟坐飞剑似的往上蹿,比李清闲还提前晋升三品。

    哦,不对,路寒全家死光了,但路寒没事。

    解安怀越发觉得路寒深不可测,与解林甫商量后,形成一致的观点,路寒此子,有超品之资。

    路寒听着解安怀的话,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这些年历经波折,再加父亲路良生亲自指导,路寒已经掌握基本的识人之术,发现解安怀此人确实很敬重自己,与寻常人的半信半疑不同。

    所以,路寒也真心对待解安怀,更何况,这位可是未来首辅之侄、一品亲眷。

    解林甫的儿女都不成器,偏偏这解安怀各方面都不错,未来很有可能继承解林甫的人脉,对自己有大用。

    路寒道:“解老哥,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永远不要小看李清闲。小看李清闲的对手,都死了。”

    “我也没想到他这么大胆,一点不把朝廷命令放在眼里。”

    “他背后是赵移山,又是三品命术师,而且是天霄派掌门的官弟子,哪一个身份离了朝廷吃不开?你们用对付普通官员的手段对付他,毫无用处。”

    “哦?你说说用什么办法。”

    “李清闲此人,虽说有种种坏毛病,但有一点实话实说,这人,多多少少有点正气,上品修士,谁还没滥杀点无辜?可他滥杀的都是魔修邪派,对百姓一向很好,和冈锋先生一脉相承。无论在启远城还是在大洞县,他都因保护大齐子民获得文修认可。”

    解安怀道:“确实,一开始那帮文修只因为冈锋之子身份支持他,在启远城和屠灭魔修之后,文修简单算了算,李清闲救的百姓,比他爹都多,在启远县也有教化大功,把启明书院捧到与朝廷一样。我伯父手下也有一些腐儒,无论听谁说李清闲不好,必拍案而起,连我伯父都拿他们没办法,毕竟得用他们。”

    路寒微笑道:“父亲说过,天下万物,有阳便有阴,有白便有黑。所以,以我之见,逼李清闲回镇北军,根本不需要什么军令,只需要两点。”

    “洗耳恭听。”

    “第一,让他背负救民的责任,他不是救过启远城吗?他不是救过燕州多个差点被魔门献祭的县城吗?那就找个被妖族经常骚扰的前线城市,散布谣言,说李清闲要来,捧他,往死了捧他,把他捧成人间救世主、地上城隍爷!然后,想办法让他知道,接着,再将陌刀军调过去。”

    解安怀频频点头,心道果然最了解一个人的往往是其对手,路寒这一招,已经脱离阴谋范畴,是真正的阳谋,看来,要么是外界对路寒的评价错误,要么是路寒最近又有所成长。

    路寒继续道:“第二,让陌刀军或陌刀军相关的镇北军陷入危机,非他不能救。然后,老办法,继续捧,不是捧他,而是捧到全镇北军甚至守河军都相信只有他才能救人,你想一想,如果他不救,会是何等后果?”

    “身败名裂,千夫所指,万人唾骂。”解安怀道。

    “对。加护百姓,是李清闲的大优点,但也是他的缺点。就如同大将军王,抗妖是他的优点,但终其一生被困大河。”

    “我可跟你说,咱们跟守河军对立归对立,但你不准说大将军王坏话,高天阔将军当年救过我。”解安怀道。

    “你放心,我也敬佩大将军王,但我们要听皇上的话,要听朝廷的话,必须要解决守河军这种军阀,让朝廷接管守河军。”

    “对,公私要分开。李清闲这种连军令都不听的江湖草莽,就应该早点滚出镇北军,至于大将军王,错的是他的手下,他永远不会错,这是高将军亲口说的。”解安怀道。

    路寒撇撇嘴,心道解安怀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被高天阔灌了迷魂汤。

    大将军王、毒军师和拳王守河三杰个个英雄,被毒军师灌迷魂实属正常,可被高天阔灌迷魂汤的人,解安怀是独一号。

    天势宗。

    李清闲学完天势宗最强的三十道大势局,外加天命宗的天命归身和《天命正宗》的上品命术,并加深修炼星棋定势术。

    星棋定势术,可连布九重大势局,一层叠一层,层层力量叠加,乃是当世最强布势之术。

    既已晋升三品,便可发挥势局真正的威能。

    即便还未成大命术师。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猎命人

永恒之火

猎命人笔趣阁

永恒之火

猎命人免费阅读

永恒之火
本页面更新于2022
穿成內侍后总在劝皇上雨露均沾 重生成蛇,在现实世界开创修妖法无错版 在义庄当守尸人那些年百度网盘 从肉体凡胎到粉碎星球最新章节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梦 诗意小说 修仙:我的开枝散叶系统远方灯火 从火影开始的梦境之旅txt下载 外室美妾免费阅读 晨曦小说网 红楼贵公子免费阅读 长生图免费阅读